VIP中文 > 歷史小說 > 三國之秦華傳 > 正文 第113章 天師張魯?

正文 第113章 天師張魯?

    “寇兒,叫爹爹。”

    現在正在山賊王道路上前進的秦華感覺當個山賊好像也不錯,每天再也不用煩惱似乎永遠批不完的奏書,閑來無事就逗逗孩子。

    秦華給秀兒所生的孩子取名叫秦寇,因為這是秦華在山賊窩里第一次見到的孩子。

    本來秦華是準備取名叫秦賊的,加上姓有點擒賊先擒王的意思,但是秀兒卻強烈反對,她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叫賊。

    最后秦華就取了秦寇這個名字,雖然秀兒依然不是很滿意,但是考慮到自己做的事情,秀兒還是默認了下來,她以為秦華是在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寇這個字的意思是強盜、外敵,雖然有以寇為姓的,但是最初寇姓也不是姓寇,而是司寇,就是主管捉拿盜匪的人,后來才衍變成了寇姓。

    秦華卻沒有秀兒想的那么復雜,他雖然給兒子取名叫寇,但是加上自己的姓,那就是擒寇,寓意還是可以的,以后這孩子是要幫自己清剿強敵的。

    再說自己這具身體的先祖中還有一位叫嬴蕩的,也沒有人說什么,秦寇很不錯。

    “首領,郭軍師來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牛進來報告,在山寨中他都是直接稱呼秦華為首領。

    “奉孝?”

    秦華沒想到郭嘉居然會趕來,自己來到這里也就十來天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請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郭嘉是剛好前往長安匯報匈奴情況,結果就被賈詡給送到秦華這邊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可能不是很了解秦華,但是秦華在一起最久的賈詡卻已經基本看穿秦華的品性了,這人有時候就是大大咧咧,做事不經頭腦,不然也不會做錯這種事情出來。

    好在秦華的這個缺點也是優點,賈詡在秦華手下就不會擔心自己被猜忌,也不用藏拙,可以盡情的施展抱負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長安這邊需要有人主持大局,可能賈詡自己就會親自前來泰山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好悠閑啊,自己一個人在這享受天倫之樂,可是苦了郭某人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這人也是灑脫,在和秦華接觸過幾次之后,雖然還沒有完全看清秦華的秉性,但是他知道秦華這人很容易相處,開開小玩笑完全不用在意。

    最關鍵的是自己在秦華的手下不用壓抑自己,將自己灑脫的性格變的唯唯諾諾起來,這也是為什么自己的好友荀??啻窩?胱約呵巴?懿俅Γ??穩疵揮寫鷯Φ腦?頡

    不過沒想到自己這次居然還是來到了曹操的地盤。

    “奉孝別來無恙啊,匈奴那邊的事情可還安好?”

    “主公安心,秦豹那人還算配合,加上他是我們扶持上去,擔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影響,反而在主動幫我們打壓那些反對主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。奉孝此次前來是為了讓我回去的?只是我夫人...”

    秦華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見郭嘉擺擺手。

    “夫人的事情我已經聽王大牛說過了,聽說夫人還需兩月左右才能康復,我并不是來催主公回去的,賈長史也沒有給我催促主公回去的命令,他只是讓我來協助主公。與我一同前來的還有玄甲騎,這次我只帶來了十余騎,其余人會分批從不同方向趕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秦華的心頓時放了下來,只要沒人催自己回去就行,萬一因為這事鬧出個君臣失和什么的,那就麻煩了,自己手下可是就這么幾個人才啊。

    “北宮澈他們也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這還是北宮澈自己提議的,看來主公的這位前任護衛隊長還是很忠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當然,我們當初可以一起戰場廝殺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秦華不由想起當初他和北宮澈第一次見面的場景,忽然秦華對著郭嘉說道:“長安那邊可有什么情況?我離開的事情沒有鬧出什么亂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賈長史和主公的父親已經將這事壓了下去,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“

    秦華的話剛剛說完,就聽到郭嘉說了只是兩字,不由有些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馬騰兵敗了,賈長史讓他帶兵返回了洛陽。”

    “兵敗?”

    秦華沒有想到馬騰居然敗了,這次馬騰可是帶著十幾萬大軍前往漢中的,上次張遼只是三萬也沒說敗啊,難道自己看錯馬騰了?

    “倒也不能算敗,只是遇到了一點挫折,賈長史就順勢讓馬騰將軍撤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挫折?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秦華對馬騰所謂的挫折很感興趣,以馬騰的兵力,漢中應該是很難抵抗的才對。

    “據說馬騰將軍的兵營遇到了鬼怪的攻擊。”

    郭嘉的話讓秦華大為不解,難道真的有鬼怪的存在?

    他雖然見識過烏角先生左慈的手段,但是秦華卻認為那應該是某種障眼法,怎么可能真的有什么鬼怪,如果張魯有這能力,又怎么可能屈居于漢中,他就是不爭霸天下,最少也應該把益州打下來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這樣的,聽說那日張魯親自前來前線,在馬騰將軍的軍隊面前喊話,如果不退兵,他就要招來山精鬼怪襲擊馬騰將軍的軍營。起初馬騰將軍也不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說著從桌上拿起一杯茶水,茗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聽斥候說,張魯在軍營中擺起了法壇,開始進行施法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秦華急切的問道,他這輩子,還有上輩子都還沒有見過鬼呢,好想知道鬼到底是什么樣的。

    “結果當天晚上,馬騰將軍的軍營中就有大概數百人發瘋了,他們都說見到了惡鬼,還有一些人開始互相殘殺起來,就連戰馬也變的異常狂暴,甚至沖出馬廄,到處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還真的有啊。”

    秦華有些不敢置信,不過他轉念一想,這種事情還是不相信,如果張魯有這兇殘能力,還當什么諸侯啊,直接修仙破碎虛空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信?”

    郭嘉調笑著看向秦華,秦華立刻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秦華簡單而堅定的回答讓郭嘉反而愣了一下,他沒想到秦華的心智居然如此堅定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也是從敢開始的半信半疑,才到后面完全否定的。

    “主公真乃妙人,嘉也是想了好久才確定這是障眼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額?奉孝知道張魯的手段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郭嘉自信的笑容讓秦華很是佩服,他是以穿越者的身份從根本上否認這個事情的,而郭嘉出生在這個時代,那只有通過縝密的分析才有可能知道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還請奉孝教我。”

    秦華謙虛的態度讓郭嘉大感意外,連稱不敢。

    “我后來見過前來稟報的那人,他是一員千人將,就是他手下的士卒出現了這種情況,而且他本人也經歷過。”

    郭嘉繼續回憶道。

    “那人將當時場景描繪的非常詳細,確實不似說謊,還有其余士卒所看見的場景,也不像是假的,但是嘉卻一下就發現其中的破綻,主公可知是何?”

    見郭嘉賣關子,秦華也配合的開始思考起來,忽然他靈機一動。

    “莫非這千人將與其他士卒所見之物有區別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主公大才。”

    受到了郭嘉的贊賞,秦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,他之所以能得到這個答案,是因為他從心底里面就認為張魯并沒有這么兇殘的能力。

    那么這些人能看到鬼怪的原因就只有一個可能,那就是他們吃了某種致幻的藥物,而每個人的想法是不同,所以他們所見之物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確實,那千人將和其他幾人所講的話聽起來都差不多,都是說看到了山精鬼怪,但是嘉深入詢問之后就發現他們所見之物并不一樣。有人說看到了青苗獠牙的惡鬼,有人說看到的是白衣女鬼,還有人說是身上插著兵器的鬼,試問如果這些都是真的,為什么他們所見的東西都不一樣呢?他們當時可是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郭軍師不信有鬼神?”

    在一旁的王大牛忽然插口道,他可是非常相信這一套的,當初大賢良師張角派了人來涼州傳道,他也偷偷在家中供奉了張角的牌位。

    只是張角并沒有注重涼州,所以派的人也并不多,而且很快就被叫了回去,所以涼州才沒有出現黃巾軍。

    郭嘉斜視了王大牛一眼,卻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繼續看向秦華。

    “嘉曾經在一本書上看過,有一種蘑菇可以使人產生幻覺,不分現實還是夢境,我想這些人應該就是吃了類似這種東西的毒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張魯開壇作何解釋?”

    “此事真是張魯的安排,因為產生的幻覺是由人心中所想的事情決定的,張魯是先是讓人覺得他會法術,真的會招來鬼怪,再配合這種毒物,就能達到最大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真的可以嗎?”

    秦華雖然已經基本認同了郭嘉的說法,但是還是有些疑慮。

    “主公可知,那些人中有些人并沒有看到鬼怪。其中有一人殺死了三位同僚,但是那人說不是遇到了鬼怪,而是他回到了以前的日子,自己依然是一名屠夫,他看自己同僚都變成了豬,就想動手殺幾頭。還有一人看到自己的袍澤變成了美女,差了做了茍且之事,還好被人及時阻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看來這些人并沒有將張魯的話放在心上,所以才會看到其他的幻覺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而且還有最關鍵的一點,那就是為什么只有這群人中招,其他隊伍卻沒有出現。”

    “奉先已經知道了?”

    看郭嘉那副信心滿滿的樣子,秦華忍不住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也是他們中毒原因。我詢問過他們的飲食問題,這種毒物極有可能是吃進去了。但是軍營中的食物都是統一制作的,所以并不是食物,剩下的就是水源了。那些中毒的人都是食用了他們附近一口井水的水才會這樣的,而其他人則是使用其他的水井,或者是用河里的活水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他們是將毒下在了井水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,的確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我便安心了,看來以后軍隊的飲食問題還需要再加強一下,還有敵人是如何來下毒的,這點也需要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不是不信這一套嗎?怎么好像如釋重負一般?”

    郭嘉見秦華的樣子,不由再次調笑道。

    “奉孝此言差矣,子不語怪力亂神,但是圣人也說過要敬鬼神而遠之,可見圣人也不能完全否定。”

    “嘉只相信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郭嘉再次拿起茶水,傲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報,有數十騎來到了寨門口,說要見他的叔父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?”

    秦華起初還以為是玄甲騎到了,結果對方居然找什么叔父?難道是成才的侄子?

    秦華不由轉頭看向王大牛,作為這里的地頭蛇,他應該收集了很多情報。

    不過看到王大牛的疑惑的樣子,秦華知道估計他也不知道這個叔父是誰,于是秦華就帶著郭嘉等人前往寨門。

    來人原來是馬超,秦華趕緊上前邀請馬超等人進來。

    原來在見識過玄甲騎的實力后,馬超就偷偷的加入玄甲騎中,并且隱姓埋名從新兵開始做起。

    靠著他那日益強大的武力,馬超很快就做到了百夫長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孟起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看著馬超一天天長大,秦華可不想再叫他超兒了,索性沒等馬超成年就給他取了個叫“孟起”,反正他本來就是他的字。

    “叔父,如今我可是玄甲騎的百夫長了,您可別小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這么久沒見,確實成長了不是,快進來和叔父我切磋一下,看看你小子的實力到底進步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隨著馬超的到來,玄甲騎的其他小隊也陸陸續續的來到了秦華的山寨之中。

    有了三千玄甲騎的加入,秦華的山寨實力急速暴增中,又有其他小股的山賊勢力以及小規模的山賊團伙加入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導致韓東不得不開始考慮要不要增大山寨的規模了。

    秦華并不在意這里山賊的事情,所以就全部交給了韓東處理。


  http://www.iwltoq.live/93_93974/3332074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wltoq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五开奖陕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