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異卉 > 正文 第三十七章:卉靈的幻境

正文 第三十七章:卉靈的幻境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想告訴我什么?”

    只見與陸筱蕓長的一般無二的卉靈。一揮衣袖,所有的美景便不復存在,剩下的盡是人頭白骨,陣陣幽涼!

    “啊,啊!”

    陸筱蕓一回神正見一人頭骷髏在自己眼前,嚇得大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別怕!”

    卉靈牽起陸筱蕓的手,讓陸筱蕓驚恐又加。這剛才的卉靈不還是虛有的嗎?這怎么還可以感受得到手間溫度?

    “跟我來!”

    陸筱蕓就這樣跟著卉靈在這盡是人肉白骨之地行走。此時的陸筱蕓已不知何為真,何為假。眼前所見不為真,親身所感也不為真,那什么才是真實?

    “你所愿意相信的就是真!”

    陸筱蕓睜大了雙眼:“你能聽到我心里的話?”

    卉靈沒有回答,只是直直的拉著陸筱蕓往前走。

    跟著卉靈走了很久,終于停了下來。這一路以來自己還從未停下腳步呢。從禹京城到卉幽谷,再到這禁地,又在這禁地走了許久。

    卉靈抬起陸筱蕓的手,輕輕撫摸這食指上的戒指。皺了皺如水得柳眉:“你可知這戒指的名字?”

    陸筱蕓搖搖頭,這么多年已來只知是卉幽谷圣物,其他的也不曾聽聞。

    “這戒指名叫“守護”,守護的是一方寧靜,同時它也是一把鑰匙!”

    “鑰匙?!”

    “它能打開世間的所有的邪惡……”

    卉靈在陸筱蕓面前兩手一揮,陸筱蕓的突然就如穿越了一般,跑到了另一個猶如地獄一般地方。只不過卉靈依舊在她身邊,緊緊的拽著她的手。

    在這幽冷昏暗的地獄里,有許許多多的人,這些人不論陸筱蕓怎樣仔細看都看不清他們的臉龐。

    能知道的就是這一群人,身著奇裝異服的人們似乎在做一場祭祀。

    他們點燃了篝火,也沒見的將這陰冷之地變得暖和些。

    陸筱蕓即使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只是卉靈的幻境,可是這幽冷的氣息,讓陸筱蕓總覺得自己就仿佛身處其中。

    接著這祭祀的祭司命人呈上了七個物件,放在了祭臺不同的位置。之后便就是推搡著領了一個人進來。

    陸筱蕓想仔細瞧瞧這究竟是誰?長何樣子?可是自己越努力想看清楚。這眼前的景象就越模糊,甚至陸筱蕓連眼前的人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人被那些人野蠻的綁在了祭臺的中間,看樣子像是要生祭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們這是要生祭了那人嗎?”

    陸筱蕓側過頭看著卉靈,只不過卉靈依舊看著眼下的一切,仿佛從未聽到陸筱蕓的聲音。

    陸筱蕓又著急的回過頭看著下面的祭臺,祭司從自己的手上取下一物,也同樣的放在了祭臺的另一處。那這樣算來在這祭臺上的應該是八件祭司物。

    祭司開始做法。所有的人都虔誠叩拜,嘴里都還念著不知名的咒語。

    那祭臺開始變了顏色,祭臺的底座變得隱隱發紅,就如同有鮮血在這祭臺流淌。這八件物品也開始躁動,使得整個祭臺都在微微振動。

    之后隨著祭祀的深入,那祭臺抖動得愈發厲害。祭臺中間的人,開始撕裂的吼叫,聽這聲音是位女子。

    陸筱蕓拽住自己的裙子,另一只手握緊卉靈的手。這祭祀的人要活生生將一個女子就這般毀掉嗎?

    祭臺上的女子撕心裂肺的疼痛使之生不如死,瘋狂的嘶吼著,陸筱蕓聽著十分揪心,這些人到底是為什么,他們祭祀侍奉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祭臺的女子突然不受其控,被不知名的力量拋之空中。那女子的身上開始發出點點光芒,那感覺就像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陣刺眼的光芒迸發了出來,陸筱蕓又一次伸手遮住可自己雙眼。

    這感覺為何如此像剛剛卉靈初現時的樣子?

    陸筱蕓趕緊放下雙手,卻發現之前的景象都化為泡沫,消失不見了。側過身子卻發現卉靈的臉早已濕潤。

    陸筱蕓看見這一幕,心里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能體會到卉靈的傷痛,這心里的絕望和無助,和最后奮力的掙扎!

    卉靈看著陸筱蕓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個女孩是我!我那時二十七歲。突然有一天被人告知,我是這八物之主。用我的生命可以釋放出萬物始源,他們就可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陸筱蕓想輕輕拍了拍卉靈的背,可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觸碰到這虛有的卉靈。可是明明剛才是還雙手緊握,現在又是為何?

    “你手中的這枚戒指就是開啟主物奉祭的鑰匙。千萬不能被旁人拿了去。我再現的原因就是,這相隔幾百年之后又有人開始尋找八物,召喚主物,開啟他們貪婪欲望的夢魘。如果一旦被打開世人將會被貪欲控制,被人性最丑惡的一面被人利用,天下便成為地獄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人到底想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卉靈轉身,這人肉白骨幽暗之地又變成了一屋房舍。推門而入,里面竟是陸筱蕓的房間布置。

    入門的右側全是各種藥草格子,堆砌了整面墻。桌子上的醫書堆砌成山,還有自己的藥罐子,左邊就是自己從小到大研制的各種各樣的藥毒。有毒的,解毒的,治病的,解悶兒的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卉靈就如同回到自己的房間一般,坐在了陸筱蕓的藥臺前,開始翻騰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宿求?”

    卉靈隨意將一株草藥放入石缽,開始鑿碎。就像陸筱蕓平日制藥的動作。

    陸筱蕓想了一會兒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人都有所求,但不能強求,用自己的努力去得到才會有意義。”

    卉靈依舊用石錘將新放入的藥草鑿碎。

    “但是世人并非都如你所想,有些人只想要一個結果。一旦宿求不達,便如裂鬼一般瘋狂。這就是世間的貪婪。”

    陸筱蕓也著急得坐在了卉靈對面,雙手伏案,傾身向前。

    “世人不可皆完美,人人都有私欲,大可不必皆高尚,只做自己一方春秋那又有何關系。”

    卉靈放下手中的藥錘笑了笑,“世界有光明就會有黑暗,白晝交替才能有這時間秩序。倘若永夜不明,世間還會如此平靜嗎?”

    說著卉靈握住陸筱蕓的手,閉上了雙眼。陸筱蕓就如同去了戰場,到處都是血流成河,燒搶掠奪,餓殍遍野。

    有人倒在陸筱蕓的腳邊,緊緊抓住陸筱蕓的衣裙苦苦哀求。還沒等到陸筱蕓反應不知哪兒竄出來的暴徒,給了眼下人一刀,直切五臟六腑。

    那鮮血沾了陸筱蕓一臉,把陸筱蕓的小臉嚇得花容失色。可轉眼就看見京辰從自己眼前跑過。

    “京辰!”

    陸筱蕓緊跟其上,看見的就是京辰像瘋了一樣四處砍伐,一點兒都不是自己認識的京辰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白皋也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,京辰和白皋就如同仇人一般,開始瘋狂交手,兩人身上盡是傷痕。

    陸筱蕓想要跑上前去制止兩人,卻不曾想到周圍的人像瘋了一樣阻攔自己。下一秒陸筱蕓的瞳仁里出現的就是兩人的自相殘殺。

    “不!!”
  http://www.iwltoq.live/91_91500/3164437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wltoq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五开奖陕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