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修真小說 > 殺劍訣 > 正文 第315章 以詩入酒

正文 第315章 以詩入酒

    夜色如水,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了閣樓。

    姐弟倆已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燕山雙目微閉,靜心凝神。他隱隱感覺到,有不止一雙眼睛正盯著這里。以他的輕功,本可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去探查一番,可他并沒有這樣做。在沒有弄清楚情況之前,他不想承擔任何風險,只因還有姐弟倆在。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一家三口從懷疑中解脫出來。

    夜風敲打著窗戶,遠處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黎明前,他隱隱聽到有細微的動靜從遠處傳來,不止一個人,也不止一股勢力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一夜平安無事。

    又是新的一天,初心飯館正常開門。

    “天地玄黃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張。寒來暑往,秋收冬藏。閏余成歲,律呂調陽。云騰致雨,露結為霜……”姐弟倆站在門口讀書,朗朗上口,聲音清脆而響亮。

    燕山依舊靜靜地坐在柜臺后面,面帶微笑。

    正午過后,那位年輕儒生如期而至,依舊是初心飯館的第一位客人。蔥花炒雞蛋,老醋花生,一壺忘憂酒,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燕山去了后廚。

    趙嫣剛要離開。

    年輕儒生笑著問道“小姑娘,能不能告訴叔叔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趙嫣嫣然一笑,嬌聲道“我叫趙嫣,語笑嫣然之嫣。”接著,她指了一下趙凜,繼續道“他是我弟弟,叫趙凜,大義凜然之凜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個語笑嫣然!好一個大義凜然!真是好名字!”年輕儒生不禁連連贊嘆。

    趙嫣眨了眨眼睛,一臉得意。

    這時,趙凜也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年輕儒生笑著道“名字是爹娘取得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趙凜搶著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是爹娘教你們讀書寫字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這次是趙嫣搶先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爹娘呢?”年輕儒生靜靜地望著姐弟倆,目光柔和而專注。

    “爹爹和娘親……”姐弟倆異口同聲,可話到一半,卻同時哽咽了。只一瞬間,他們眼中已淚光閃動。緊接著,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滾落而下。

    顯然,爹娘二字觸到了姐弟倆的傷心處。

    年輕儒生只覺心生愧疚。他輕撫著姐弟倆的肩膀,柔聲道“嫣兒,凜兒,你們是勇敢的孩子,不哭!”

    趙嫣點了點頭,輕聲道“叔叔,我們去讀書了。”說話間,他拉著弟弟走開了。

    這段對話,燕山在后廚聽得清清楚楚,不禁心生憐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眉清目秀的青衫道士和一個身材魁梧、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走進了初心飯館。當然,他們也聽到了那段對話。

    趙嫣已用衣袖拭去了臉頰的淚水,跟了進來。

    青衫道士柔聲道“小姑娘,店里都有什么吃的呢?”

    “有四樣菜,分別是蔥花炒雞蛋、燒茄子、涼拌青菜和老醋花生,還有小米稀飯和饅頭。”趙嫣剛哭過,聲音略顯低沉,口齒卻依舊伶俐。

    一家飯館的菜式如此簡單,青衫道士卻并不覺奇怪。他淡然一笑,又問道“有酒嗎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的,名為‘忘憂’,飲下此酒,可忘卻世間一切憂愁。”趙嫣見青衫道士彬彬有禮,本想告訴他忘憂酒的實情,可一想起那位嬌滴滴的姐姐凄厲的哭聲,不禁心生厭惡。

    當然,青衫道士留意到了小姑娘臉上那細微的神情變化。他并未在意,只以為小姑娘仍沉浸在那段傷心的往事里。他笑著道“那就來一壇忘憂酒,再來個涼拌青菜和老醋花生下酒。”

    趙嫣微一沉吟,嬌聲道“叔叔,這忘憂酒挺貴的。”

    青衫道士眨了眨眼睛,示意小姑娘繼續。

    趙嫣繼續道“一壺忘憂酒一錢銀子,一壇忘憂酒可以裝三十壺,那就是一兩十四錢銀子。”

    有言在先,童叟無欺,也算公道。

    青衫道士笑著道“叔叔付你二兩銀子。”

    趙嫣微一行禮,笑著道“謝謝叔叔!”

    這時,燕山端著兩盤菜和一壺酒從后廚走了出來。他將東西放在桌上,陪笑道“客官,您慢用!”接著,他朝青衫道士和中年男子微一行禮,笑著道“兩位客官稍等,馬上就好!”之后,他又回了后廚。

    不經意間,青衫道士與中年男子都朝燕山的雙腿和太陽穴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趙嫣又去了門口,跟趙凜站在一起,似乎已沒有心情再讀書。

    年輕儒生自斟自飲,頗有閑情逸致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壇酒、兩盤下酒菜上桌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隨手打開封口,一陣沁人的酒香瞬間彌漫開來。他提起酒壇,倒了兩大碗,朗聲道“李兄弟,請!”

    “秦大哥,請!”

    話音方落,兩大碗酒一口氣飲下,好不暢快!

    青衫道士朝年輕儒生微一抱拳,笑著道“這位兄弟,小杯豈能盡興,何不換大碗與我們兄弟痛飲一番?”

    年輕儒生微一還禮,笑著道“小可只是一介書生,正所謂‘小飲怡情,大飲傷身’,小可奉勸兩位兄弟,還是少喝點為好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朗聲笑道“古詩有云,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。醉臥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?若兄弟辜負美酒,豈非可惜?”

    青衫道士接口道“詩仙李太白曾言,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兄弟亦是文人雅士,豈可辜負詩仙情懷?”

    年輕儒生淡然一笑,朗聲道“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。兩位如此盛情,小可自當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“甚好!”

    “滿上!”

    三大碗酒一口氣飲下,好不痛快!

    青衫道士又朝燕山微一抱拳,朗聲道“依在下看,老板也非池中之物,可否賞臉痛飲一番?”

    燕山連忙起身,微一還禮,笑道“三位客官皆以詩入酒,在下來一首醉酒歌,可好?”

    “請!”

    燕山淡然一笑,緩緩道“酒不醉人人自醉,千杯飲盡劉伶愧。對月邀飲嫦娥伴,一江愁緒酒中會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千百杯。醉臥桌頭君莫笑,幾人能解酒深味”

    “好一首醉酒歌!”

    “滿上!”

    四大碗酒一口氣飲下,只覺酣暢淋漓!


  http://www.iwltoq.live/76_76417/3332077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wltoq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五开奖陕西